那一年,我和“身体毁容”的美女做邻居-情感驿站网 - 万象城国际网址 
两性话题,恋爱技巧,婚姻家庭,婆媳关系,星座情缘,十二星座,心理测试,性格测试
那一年,我和“身体毁容”的美女做邻居
Time 2018-12-11 13:51:20 情感驿站 万象城国际网站测试

我与同事小胡一起从郑州市中心搬到郑州北环,在大学城附近的城中村合租了一间房,开始陆续往新家搬行李。

那一年,我和“身体毁容”的美女做邻居

  01

  2014年11月底,入冬,有雪。

  我与同事小胡一起从郑州市中心搬到郑州北环,在大学城附近的城中村合租了一间房,开始陆续往新家搬行李。

  小胡在电梯里兜着一大堆东西,支撑不住,掉了一本书,他刚弯腰,一只白皙的手将书捡了起来,递给了小胡。我们俩不由自主愣了愣,那女人,真美。她的眼睛很漂亮,长发披肩,她穿着一件红色皮衣,大长腿,嘴唇与指甲一样红……

  没想到,她和我们住同一层,我就差嗷嗷嚎两声,和美女做邻居,太开心了。结果,那女人打开门时,有个胖男人迎接她,我和小胡对视一眼,顿时蔫了。

  那天,我和小胡两个单身狗折腾了很久,把所有家当收拾好了,然后冒着雪,去菜市场买了条草鱼,在火锅上煮着,又弄两瓶二锅头暖身子。小胡刚失恋,他酒量不行,但又喜欢喝,很快他就喝高了,他又哭又骂,骂前女友拜金还劈腿,我只得尴尬地劝着。

  结果,很快就有邻居来敲门警示,小胡一把将门拽开了。门口站了个气势汹汹的胖子,这就是那女人屋里的男人。小胡一身腱子肉,比那胖子还高一个头,他更凶,瞪着那胖子问:“敲什么敲?”

  胖子一时愣住了,秒怂,缩着脖子说:“哥,声音能不能小点?”胖子下不了台,那女人赶紧出来把他劝了回去。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,不料,那胖子回了屋,骂骂咧咧,紧接着传来了女人的呼救声。

  小胡火了,一脚踹在他们的门上,大吼:“有本事冲老子来,在女人身上撒什么气?”

  小胡这一声吼,他们屋里顿时没了声息。

  02

  小胡全身上下只有那张脸比较文气,像白面书生,可一开嗓,还是有些粗鲁的。我们两个充满了荷尔蒙的小年轻,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货,看到街上的美女走过,总强装镇定,待人家走出了老远,才互相怼对方:“你刚才怎么不搭个话,要个电话啥的?”“呸,你敢?你敢你上啊!”

  现在,这段无聊的对话多了一句,小胡会说:“算了,这美女还没有张甜好看。”

  张甜,就是那位邻居美女,小胡是在快递员手上瞟到她的名字的,对于张甜这号人物,我们也只剩下远瞻的份儿了。

  2015年1月,元旦节,这栋楼许多租客都外出了,或旅行,或回老家,我和小胡缩在住处打游戏。2号晚上,隔壁爆发出争吵声,过了会儿,那胖子似乎开始打女人了,骂骂咧咧的,张甜哭得很委屈。我和小胡对视了两眼,不约而同站起身,小胡把我按下来,说:“我去!”

  我趴在门口看着小胡踹开人家门,然后冲了进去,把胖子揍了几拳,再然后,把身穿睡衣,头发被扯得乱七八糟,哭得没有人样儿的张甜拉进了我们屋。

  胖子气得在外头疯狂拍门,张甜抱着膝盖在沙发上哭,小胡淡定地把电视声音调大,我下厨给张甜煮了碗面,然后我俩退到一边。张甜的背影微微颤抖着,她的眼泪掉进了碗里。我和小胡都不由自主叹了口气。夜深了,那胖子估计是拿我们没办法,罢手了,小胡把卧室让给了张甜,挤在我房里睡。

  第二天醒来时,张甜已经走了,他们屋里没有再传出争吵声。但是小胡惦记着张甜,总想遇到她,可那以后,我们半个多月都没见过她。

  转眼就要过年了,我和小胡也马上要放春节假了。那天,我们和同事喝了顿酒,走到小区附近时,竟看到胖子探头探脑地躲在树后面,不远处,一个男的正在对张甜拉拉扯扯,嘴里说着些不干不净的话,胖子不仅没有阻止的意思,反而准备离开。

  我和小胡急火攻心,冲过去解围,小胡很生猛,把那人踹倒在雪地里。见小胡来势汹汹,那个人才连滚带爬跑远了,小胡转头把胖子拽了过来。他问张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张甜的鼻子红红的,她含着泪说,胖子欠了那个人的钱,还不上,那人想让她“肉偿”,胖子不敢表态!

  小胡怒极,他指着胖子问:“这种男人,不分手你还留着过年?”胖子冷笑:“这种女人,我能看上她就是她的福气了,她还敢和我分手?”张甜没有理他,转头对我们说:“对,这样的渣男,我留不到过年。”

  那天,胖子干净利落地把张甜的行李扔出了门,嘴里的脏话连起来能绕地球一周,我俩只得再次收留了张甜。

  为了表示对我们两次出手的感谢,张甜请我和小胡吃了饭。那顿饭结束前,小胡说:“张甜,我收入一般,人也俗,但如果你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,我会百分之一百地为你努力的。”

  张甜没接话,她点了一瓶红酒,把酒瓶吹了后,勾着手指对小胡说:“你,过来!”她把小胡喊到包间里,我没好意思跟过去。但是,没一会儿,小胡就喊起来:“别,张甜,你别这样。”我冲进去,只见张甜脱得只剩内衣了,令我错愕的是,她的胸口有三道可怖的伤疤!

  小胡赶紧脱下外套把张甜裹住了,她哭着滑坐在地,她喝多了,絮絮叨叨说了很多。

最新美文
相关文章
本周热门美文摘抄


Copyright©2015-2020 情感驿站版权所有 QQ:1234189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