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夜,对面楼上有双窥探的眼睛-情感驿站网 - 万象城国际网址 
两性话题,恋爱技巧,婚姻家庭,婆媳关系,星座情缘,十二星座,心理测试,性格测试
午夜,对面楼上有双窥探的眼睛
Time 2019-01-25 10:01:04 情感驿站 万象城国际网站测试

 我叫沈凌,来自辽宁大连一个乡镇。2016年,从护理专业毕业后,我听从了父母的建议,回到家附近的乡镇卫生院做护士。与我一同被招进卫生院的还有一个叫尹莉的女生。

午夜,对面楼上有双窥探的眼睛

  我叫沈凌,来自辽宁大连一个乡镇。2016年,从护理专业毕业后,我听从了父母的建议,回到家附近的乡镇卫生院做护士。与我一同被招进卫生院的还有一个叫尹莉的女生。

  尹莉是山东人,他男朋友是我们当地人,两人一毕业,她就追着真爱来到这里。和尹莉混熟之后,我们决定向院里申请员工宿舍。

  医院综合楼的北面,是一排平房,原先是医生办公室和配药间,后来综合大楼建起后,便改装成了员工的宿舍。

  说是员工宿舍,却很少有人住在这里。毕竟,乡镇就那么大一块地方,走几步就能回家,谁会住在这里?可我实在是受够了父母念叨,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。

  尹莉是不愿意婚前就住进男朋友家,说是将来没底气。所以,我们一拍即合,搬进了宿舍。

  我和尹莉住在一个宿舍,里间是卧室,外间是厨房。我们换了门锁,安上门栓。毕竟只有我们两个女生独住在这里,必须要安全谨慎些。

  可很快,我们就遭遇了午夜惊魂。

  2016年9月19日半夜,我睡着了,突然被尹莉摇醒。我迷糊地按开了台灯。尹莉脸色发白,惊慌不已。我被她吓得睡意全无,连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  尹莉示意我看窗外,跟我说:“四楼窗台上,有个人一直盯着我们的房间。我刚才起来喝水,他似乎还向我摇了摇手。”

  我松了一口气,笑她说:“四楼是病房区,估计是哪个病人家属失眠,出来看星星的。”

  尹莉努力保持平静,对我说:“凌子,咱医院今天没有住院病人。而且前几天夜里我就发现了,一直没有告诉你。这一连几天,他每天晚上都在。”

  我跟着尹莉走到窗前,向对面的四楼望去。大楼楼顶的灯光很亮,我清楚地看到,对面窗户边趴着一个人,看到我这边的动静,他似乎还动了一下,手伸在了半空中。

  我心里有些发毛,不明白对方是谁,想要干嘛?我和尹莉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,万一这个人突然闯进来,我和尹莉要怎么办?我和尹莉一夜未睡,两人满脸疑问。

  更让我们心惊胆战地是,之后连续三天,那人都会在夜里出现。我和尹莉坐不住了,决定先下手为强,找出这个偷窥狂!

  乡镇卫生院不比大医院,院区本就很小,从医生到护士,到工人,也就那么几个人。而且我们院除了病人很少有外来人员,一般来的都是门诊,随来随走。我和尹莉觉得,想要找出这个人,并不是难事。

  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,既然是偷窥者,肯定是个男的,毕竟哪个女的会去偷窥我们?而院里一共就三个男人。两个坐诊医生,另一个是院长。

  我们首先排除了院长。因为那几天,院长被外派学习了。所以,只有两个选择:一个是单身医生林浩,一个是已婚医生张赟。

  我们先将目光锁定在林医生身上。谁让他是个性格特别不着调的人,整天嬉皮笑脸,没个正经。跟我们说话也非常轻浮,我们虽然表面迎合着,但心里都有些看不起他。最重要的是,他有前科。

  记得有一次,我们从食堂打饭回来,经过宿舍门口,林浩竟然站在我们晒衣服的地方出神,而他紧盯着的竟然是我的内衣。

  我当时很尴尬,可林医生却说:“这是你的?洗得都变形了,改天送你一个试试。”我当时羞得脸都红了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我急急忙忙将内衣收进宿舍,想着林医生似笑非笑的样子,晚半拍地反应过来,我好像被他调戏了,越想越气,差点要哭了。从此,林医生就被我贴上了“渣男”的标签,自动远离他。

  可他却死性不改,总是追着我。听说我在学驾照,他主动让我拿他的二手车去练车,还说磕了碰了没关系,吓得我连连摆手。

  尹莉猜测说:“不会是林医生想追你,所以忍不住来偷窥你吧。”我心里有些不确定,只是对尹莉说:“我们再观察观察。”

  不久后的一个周末,正巧遇到我和林医生值班。中午,他去市场买了羊汤和大饼,非要请我吃饭。

  那天,我妈给我送了亲手包的饺子,我就拒绝了林医生。他却认为饺子不好吃,执意起身拉我。我只能慌称身体不舒服,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。

  没想到,林医生悄悄凑过来,问我:“你是不是来那什么了?要不要我给你泡点红糖水?还有,我看你们用的牌子都太低端了,我给你介绍另一个牌子吧。”我有些生气,忍不住怼他:“女人的事情,你打听那么清楚干嘛?”

  我气呼呼回到宿舍,将这些都告诉了尹莉,并直言:“八成他就是那个偷窥狂,也不知到底想干嘛?再这样下去,我一定要去院长办公室……气死我了……”

  就在我们决定找机会试探一下林浩时,他被院里派到市医院学习两个月。我在心里欢呼着,终于不用忍受这个偷窥狂,可以安心睡个好觉了。可意外的是,几天后的夜里,那个偷窥者又出现了。

  我和尹莉都要崩溃了,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林浩走了,偷窥者还在?我还特意借工作上的事情给林医生打了个电话,末了,他向我吐槽:“市里的医院太忙了,将我当成免费劳动力,天天加夜班。”

  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猜错了,林医生不是那个偷窥者。后来,我也从其他同事那里打听到,其实林医生一直在做微商,专卖女性用品,比如内衣啊,卫生用品之类的。

  一开始,大家也都觉得不好意思,但时间一长,院里的女同事都喜欢在他这里买东西,方便,还送货上门。

  所以,我只是他的推销对象。人家一个大男人都不尴尬,我却扭扭捏捏,真是太矫情了。也许是心怀愧疚,我后来在他那里买了好多东西,他还成了我的“男闺蜜”。

最新美文
相关文章
本周热门美文摘抄


Copyright©2015-2020 情感驿站版权所有 QQ:123418966